bodu.com

交通工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原创〗风生品三国之从诸葛亮的成败看家族企业管理

风生品三国之

从诸葛亮的成败看家族企业管理

 

缘起:

三国一直是俺们国家人民谈论的热点话题之一,近年来这方面的论坛或讲坛办得不也热乎。俺们也凑一下热闹!诸葛亮是《三国演义》塑造的一个非常典型的人物,在好多人的心目中也近乎完美。然而和尚觉得他的一生有得有失,俺没有唱反调的癖好,只是按书上的情节论人论事,并以此谈一下企业管理的问题。

正文:

出场

诸葛亮的出场,罗贯中安排得非常漂亮。先由徐庶走马荐诸葛开始,接下去一场接一场演了这一出千古流传的“三顾茅庐”。这里不作详细讨论,诸葛亮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军师,继而一路高歌到最后的“汉丞相武乡侯”,相当于现在的职场,一应聘就当上了总助,最后当上了董事总经理。对于当官来说已经是极品了,对于现在的职场也已经是登峰造极了,这方面诸葛亮是成功的!下面要说的是他在蜀国的革命事业上的成败以及是否值得我们参考对照。

从火烧新野到赖借荆州(企业的创建和发展阶段)

这个时期,诸葛亮可以说是小试牛刀。火烧博望坡的略露锋芒,东吴舌战群儒,草船借箭等都成了后人的美谈。这段时间可谓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每计皆成,滴水不漏。

这个时期,按现在企业可以看成企业的创建和发展阶段,诸葛亮正确地评估了市场需求,成功地利用了大企业未涉足的市场空白,在市场上占了一席之地。而且恰恰是在企业的创建和发展阶段,家族企业在企业管理有很大的优势(例如:手续简便、灵活,员工团结、不计私利等等)。这个时期诸葛亮干得相当漂亮,特别是未出山便已定出鼎分三国的策略,《隆中对》更成了千古名篇!

从入西川至七擒孟获(成功的企业兼并与借壳上市)

这个时期可以说是诸葛亮大展宏图的时期,一切按他出山前的规划步步前进,成功地与曹魏、孙吴三分天下,并稳固了后方。

这个时期可比企业的兼并发展和借壳上市,特别是刘璋的益州可谓是有优良资产,但管理和形象相对较差的公司,这次成功的兼并让刘蜀公司得到最大程度的发展和壮大。并且称帝(相当于上市)。这个时期虽然是风生水起,高度发展,但已经开始暴露了诸葛亮用人上的缺点以及家庭企业上的人材短缺的毛病,还有就是诸葛亮过分自信的毛病(如留关羽守荆州!)。

六出祁山,星落五丈原(过度的扩张导致企业亏损)

这个时期也就是诸葛亮不完美的结束篇,虽然很多史家都想帮他作出辩护和解释。诸葛亮已经成了中华智慧的代称,很多人愿意帮他把名字镀金。虽然在战术和战役上还是有很多成功之处,然而事实上,这里诸葛亮已经严重犯了战略上的错误。从战争理论上讲,综合国力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战争的胜负,而那个时期,蜀国的综合国力没有优于魏国,何况还有蠢蠢欲动的东吴。这时,最高的战略应该是静观其变,后发制人!诸葛亮的这个错误是致命的!

这可比企业上也有犯这个错误的,叫过度扩张,或者过度兼并。就算是很出名的跨国企业:梅尔塞斯----奔驰公司也曾经犯过这个错误(在应该是2000年前后,梅尔塞斯----奔驰公司涉足航空航天领域,造成当年企业亏损55亿马克,以及后来收购日本三菱公司都是错误的,所幸的是公司财大气粗亏得起!)。国内相当一部分民营企业就是由于开始发展时很多好,后来过分扩张造成资金断链而倒闭。(这样看来三国中最高明的应该是司马徽和管辂!)

风生经常说:“成功是不可复制的,失败却往往的相似的!”所以下面主要看看诸葛亮的失误之处,以示我们吸取教训。

先说明为什么风生要说的是家庭企业呢?因为,风生觉得蜀国的管理很象家庭企业的管理。大部分古代帝王的起家都是靠家庭和朋友沾亲带故地一起搞天下。在三国魏、蜀、吴中,刘蜀最明显具备家族特征。你看看刘蜀的大将、文臣基本上都是刘、关、张特别是齐备的内亲外戚,除了诸葛亮是刘备亲自出马请的,赵云慕名来投靠的,其他非亲戚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而曹魏虽然也是有很多内亲外戚,但相比之下没有刘蜀这样突出;孙吴可以说是亲戚最少的。

现在来分析诸葛亮的失误之处及部分原因:

第一、最严重的就是后期战略的错误

在三国鼎立后,形势上基本稳定,本来按经典力学三角形有稳定性,因此,任何社会如果能形成三个势力(或权力)的局面,一般会维持相对较长的时间。条件是任何一方面的力量小于另外二方之和。这种情况下任何挑起战争的一方失败的机会特别大。在当时,三国之间综合国力最强还应该是魏国,虽然魏国出名的几员大将相继死后,表面上好象战斗力不强,而事实上战斗力还是不错的。而在六出祁山的时期,蜀国武将方面基本上也就是赵云和魏延算上档次。在这种情况下,出兵挑起战争是必败无疑的。诸葛亮就是过分估计了自己的用兵计谋,没有考虑综合国力的因素,所以战略上犯了严重的错误。

相对于现代企业,涉足新的市场,新的产业,或者新的兼并也是应该看企业的综合实力和能否适应新的市场,新的产业,或者新的兼并后带来的一系列新的问题。企业的综合实力应该是包括资金、人力资源、管理经验、技术力量、社会影响力等等,就算你兼并了一家企业,但兼并后管理不善反而会带来亏损,就好象攻下一座城池,还必须派兵守住它,如果没有新的补员,反而会带来兵力的分散!因此,只有在正确的战略下,才有谈战术的必要。战略上错了,战术再高明都是没有作用的!战争如是,企业发展也如是!

 

第二、诸葛亮的用人上还是用人惟亲为主

诸葛亮的用人是用人惟亲的,不是用人惟贤的。这一点他做得比曹操、司马懿、孙权差得多。明显的二次用人失误就是第一用关羽守荆州,第二用马谡守街亭。这二人都是有裙带关系的,关羽是刘备的拜把兄弟;马谡是马氏五常之一,和刘备的关系非比一般。而投降过来的马超,武力在三国可以是进入十强的,但一直得不到重用,他本来和曹操有杀父之仇,但因投诚过来之后人事关系没搞好,不能被重用,被派去守西北,不能申报父仇之志,最后郁郁而亡,可惜!另一个是魏延,虽然在三国算不上前十,但在蜀国十强是无问题的,同样得不到重用,诸葛亮一直在提防他,其实他一直是想报效蜀国,建功立业的!最后反而被迫谋反,被马岱杀了!赵云,在三国是除了吕布之外综合武力应该差不多是最强的了,但一开始也得不到重用,幸亏是在百万军中救了刘备的独苗,而且是一直不和关羽争功,明哲保身,搞好了群众关系,后来才被重用!

家族企业一般都有这个习惯,用人惟亲,不轻易相信外人,不是老板的亲戚朋友,很难溶入到他们的圈内。这帮皇亲国戚有意无意地排斥社会上来的人材。这样,社会上的人材来到企业后很难找到归属感,很难有主人翁精神,从而影响了工作的积极性和创造力的发挥。这样也就限制了家族企业的进一步发展。

 

第三、在后备人材的培养上没有做足功夫

在后备力量的积累和后备人材的培养上,诸葛亮基本上没有重视。因此原来的几员大将相继死后便出现了“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的尴尬局面,这也是诸葛亮的致命之错,就一个姜维,如何敌过后来的司马群狼?这一点的确比司马懿差太远了,想争天下,唉!

家族企业同样的一直注重于老板以及和老板一起创业的人自己动手,企业壮大后没有改变经营管理策略也很容易也犯了这个错误,不注重后备人材的培养,因此,企业也难以进一步的发展!

 

第四、管理的线条不清晰,事必躬亲这种做法不适宜于大型企业的管理

事必躬亲是诸葛亮的特点,很多人也赞扬这样的做法,而事实管理一家大型企业必须是上下有序,有清晰的管理线条,更何况管理一个国家!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必须是建立良好的管理制度,发挥全体员工的积极性。这一点,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都写下:“诸葛一生惟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的字句。所以,当时司马懿听到了诸葛亮亲自监督发放军粮时非常开心,说诸葛亮命不久矣!

另一方面,领导干预下面的事太多,或者什么事都安排妥当,会久而久而养成下属的惰性。这一点非常明显,后期基本上没有人给诸葛亮出主意。现代企业也是如此,如果领导什么事都安排得好好的,下属会慢慢地养成了惰性,再也不动脑筋考虑了。

这方面也是家族企业的老板和高层容易犯的毛病。《韩非子》就非常反对这样的做法,看看他的文章《主道第五》:道者,万物之始,是非之纪也。是以明君守始以知万物之源,治纪以知善败之端。故虚静以待,令名自命也,令事自定也。虚则知实之情,静则知动者正。有言者自为名,有事者自为形,形名参同,君乃无事焉,归之其情。故曰:君无见其所欲,君见其所欲,臣自将雕琢;君无见其意,君见其意,臣将自表异。故曰:去好去恶,臣乃见素;去旧去智,臣乃自备。故有智而不以虑,使万物知其处;有贤而不以行,观臣下之所因;有勇而不以怒,使群臣尽其武。是故去智而有明,去贤而有功,去勇而有强。君臣守职,百官有常,因能而使之,是谓习常。故曰:寂乎其无位而处,乎莫得其所。明君无为于上,君臣竦惧乎下。明君之道,使智者尽其虑,而君因以断事,故君不躬于智;贤者其材,君因而任之,故君不躬于能;有功则君有其贤,有过则臣任其罪,故君不躬于名。是故不贤而为贤者师,不智而为智者正。臣有其劳,君有其成功,此之谓贤主之经也。”(注:主道即是做领导的方法)

 

第五、指导思想不正确

一个人的指导思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读的书或者他的师父,也有一些人的在社会的生存上总结的,指导思想正确了,人生一般不会犯大错。诸葛亮的指导思想在《三国志》和《三国演义》都没有说明,也没有说他读什么书,只说了他好为《梁父(甫)吟》(见附注1)。但从他的排兵布阵以及他的其他行为和做法还是可以可以看出一些。

诸葛亮的思想主要来源于诸子百家中是儒家、纵横家(见附注2)和阴阳家(见附注3)。为什么呢?极其忠君(近于愚忠)、欲立功名(一早研究好西川的地图)说明了他的儒家的思想;巧舌善辨,得理不饶人说明了纵横家的痕迹;善知天文地理则是阴阳家之特长。就是看不到道家和释家的影子。

人类真正的智慧是道家和释家,诸葛亮不识佛、道,纵有几多机智伎巧,皆是旁流末枝,不可能成大业也!历史上还未有不识佛、道能争得天下的!

所以指导思想的错误也是造成诸葛亮失败的重要根源!

 

第六、知天时地利,不知天意

造成诸葛亮的战略上的错误是源于指导思想的的错误,由于诸葛亮是学习儒家、纵横家和阴阳家的,所以,他知道天时地利却不知天意,如果是学佛学道的,就知道天意。说到这里,博友一定会问,天意是什么?和尚说:“天意就是人心,绝大多数人的心。”

在诸葛亮写流传千古的《出师表》时,他以为是出征魏国的好机会时,恰恰相反这时的三国人民经过长年的征战,刚刚是生息休养的时间,人民不愿意再点战火。而诸葛亮为了所谓的先帝之托,所谓的刘氏正宗,要将人民刚刚安宁的生活重新投入战争之中(实是罪大恶极),人民是不情愿的,老百姓是不管天下姓什么,只要太平好日子便是好天下了!所以毛主席教导我们:“人民不支持的战争是不会胜利的!”因此,诸葛亮星落五丈原实是情理之中!

作为企业,也是天意就是人心,而这个人心就是顾客的心,全体员工的心。一个企业如果没有顾客的捧场和员工的努力是没办法长期生存的!因此,任何长期欺骗顾客的企业最终都不会发展的。所以佛言:“若无众生,则无菩萨”(如果没有众生,菩萨渡谁?)。我们党能打败国民党,打败一切侵略者也是得于人民的支持。毛主席曾经说过:“把敌人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诸博友:和尚乱说一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欢迎提出指导意见!谢谢!

天之风生于二○○七年六月三十日

 

附注1《梁父(甫)吟》

《古诗源》中,都记载了一首《梁父(甫)吟》,恭录如下:

“步出齐东门,遥望荡阴里。里中有三坟,累累正相似。问是谁家墓,田强古冶子。
力能排南山,文能绝地纪。一朝被谗言,二桃杀三士。谁能为此谋,国相齐晏子。”

按“梁父(甫)”乃地名,为泰山脚下一小丘,古人死后多有葬于梁父山者,遂赋予《梁父吟》悲凉的葬歌体特征。这一特征,即使从仅存的这首归在诸葛亮名下的《梁父吟》中也不难窥见。但《梁父吟》到底是一首诗的名字,还是一种乐府体诗歌的名称?它到底是诸葛亮所写,还是仅仅为诸葛亮所喜爱,从“好为梁父吟”五字中是难以得出确切结论的。有人曾认为难点在“为”字上,因这个“为”字既可以解释为“撰写”,又可以解释为“吟诵”。此言不假,但为什么不同时结合“好”呢?该“好”当然是喜欢、热衷的意思,而且是那种经常性的喜欢与热衷。若《梁父吟》仅为一首诗的名称,而这首诗又是诸葛亮所写,则“好”字无从索解,诸葛亮总不见得经常乐此不疲地写同一首诗?所以结论只能二者择一:要么《梁父吟》为乐府诗名,诸葛亮为此写了一组诗歌(就像陶渊明写了一组《饮酒》,纳兰性德写了大量《浣溪沙》一样);要么《梁父吟》非出自诸葛亮手笔,诸葛亮只是喜欢吟诵它而已。

附注2

「纵」指「合纵」,「横」指「连横」。

所谓「合纵」,指战国时齐、楚、燕、韩、赵、魏等六国联合抗秦的外交策略。

所谓「连横」,指以上六国分别与秦国结盟的外交策略。

「纵」与「横」的来历,据说是因南北向称为「纵」,东西向称为「横」。六国结盟为南北向的联合,故称「合纵」;六国分别与秦国结盟为东西向的联合,故称「连横」。所谓「纵横家」,指鼓吹「合纵」或「连横」外交策略的人物。

称苏秦和张仪为最著名的纵横家,没有苏、张,就不存在合纵与连横,自然也就不会有所谓纵横学和纵横家。苏秦和张仪学说多散见於史书之中,而少有专著。

代表人物:

苏秦

苏秦字季子。战国时东周洛阳人。学纵横之术游说各国,初至秦说惠王,不用。乃东至赵、燕、韩、魏、齐、楚,游说六国合纵御秦。他相六国,归居於赵,被赵封为武安君。其后秦使人诳齐、魏伐赵,六国不能合作,合纵瓦解。

他入燕转入齐,为齐客卿。与齐大夫争宠,被人杀死。一说他自燕入齐从事反间活动,使燕得以破齐,后反间活动暴露,被齐车裂而死。

纵横家有《苏子》三十一篇,今佚。马王堆汉墓出土帛书《战国纵横家书》保存有苏秦的书信和游说辞十六章,与《史记苏秦列传》有所不同。

张仪

张仪是魏国人,战国时著名的纵横家。於魏惠王时入秦,秦惠文君以为客卿。公元前328年,秦使张仪、公子华伐魏,魏割上郡於秦。当年,张仪为秦相。

惠文君於十三年(公元前325年)年称王,并改次年为更元元年。更元二年,张仪与齐、楚、魏之执政大臣在啮桑相会,随即免相。次年,张仪相於魏,更元八年,又相於秦。

十二年,张仪相於楚,后又归秦。惠文王卒后,武王即位,与张仪有隙,他离秦去魏,据《竹书纪年》记载,就在这一年五月卒於魏。《汉书艺文志》纵横家类有《张子》十篇,汇集了张仪的作品或和他有关的材料,今已亡佚。

附注3:阴阳家

阴阳家在自然观上,利用《周易》经传的阴阳观念,提出了宇宙演化论;又从《尚书》的「九州划分」进而提出「大九州」说,认为中国为赤显神州,内有小九州,外则为「大九州」之一。

在历史观上,则把《尚书》的五行观改造为「五德终始」,又称「五德转移」。「五德」指五行的属性,即土德、木德、金德、水德、火德。按阴阳家的说法,宇宙万物与五行对应,各具其德,而天道的运行,人世的变迁,王朝的更替等,则是「五德转移」的结果。其目的在为当时的社会变革进行论证。

在政治伦理上,阴阳家认为「止乎仁义节俭,君臣上下六亲之施」,赞成儒家仁义学说。同时强调「因阴阳之大顺」,包含若干天文、历法、气象和地理学的知识有一定的科学价值。

汉初阴阳家还存在,武帝罢百家后,部分内容融入儒家思想体系、部分内容为原始道教所吸收,作为独立学派的阴阳家便不在了。

代表人物:
邹衍

邹衍(约公元前305年至公元前240年),齐国人,阴阳家的代表人物,因其学问迂大而宏辩,人称为谈天衍,又称邹子。

旧史所载他的事迹有所谬误,但可肯定他是战国晚期人。邹衍曾游学稷下学宫,以学问重於齐。到魏,受到魏惠王郊迎。到赵,平原君待之以宾主之礼。到燕,燕昭王亲自为他在前面扫尘,听他讲学,为他筑竭石宫,执弟子礼。故此有史推测他可能死在长平之战后。

邹衍的著作《邹子》和《邹子终始》,据说有十余万言,但早已夫失。现只有《吕氏春秋》、司马迁《史记》的一些段落可见其思想。

:三国志诸葛亮传

  晋 陈寿撰

诸葛亮字孔明,琅邪阳都人也。汉司隶校尉诸葛丰后也。父圭,字君贡,汉末为太山都丞。亮早孤,从父玄为袁术所署豫章太守,玄将亮及亮弟均之官。会汉朝更选朱皓代玄。玄素与荆州牧刘表有旧,往依之。玄卒,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身高八尺,每自比于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惟博陵崔州平、颍川徐庶元直与亮友善,谓为信然。
  时先主屯新野。徐庶见先主,先主器之,谓先主曰:“诸葛孔明者,卧龙也,将军岂愿见之乎?先主曰:“君与俱来。庶曰:“此人可就见,不可屈致也。将军宜枉驾顾之。由是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因屏人日:“汉室倾颓,奸臣窃命,主上蒙尘。孤不度德量力,欲信大义于天大,而智太短浅,遂用猖獗,至于今日。然志犹未已,君谓计将安出?亮答曰:“自董卓已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先主曰:“善!于是与亮情好日密。关羽、张飞等不悦,先主解之曰:“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愿诸君勿复言。羽、飞乃止。

  刘表长子琦,亦深器亮。表受后妻之言,爱少子琮,不悦于琦。琦每欲与亮谋自安之术,亮辄拒塞,未与处画。琦乃将亮游观后园,共上高楼,饮宴之间,令人去梯,因谓亮曰:“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言出子口,入于吾耳,可以言不?亮答曰:“君不见申生在内而危,重耳在外而字乎?琦意感悟,阴规出计。会黄祖死,得出,遂为江夏太守。俄而表卒,琮闻曹公来征,遣使请降。先主在樊闻之,率其众南行,亮与徐庶并从,为曹公所追破,获庶母。庶辞先主而指其心曰:“本欲与将军共图霸之业者,以此方寸之地也。今已失老母,方寸乱矣,无益于事,请从此别。遂诣曹公。

  先主至于夏口,亮曰:“事急矣,请奉命求救于孙将军。时权拥军在柴桑,观望成败,亮说权曰:“海内大乱,将军起兵据有江东,刘豫州亦收众汉南,与曹操并争天下。今操芟夷大难,略已平矣,遂破荆州,威震四海。英雄无所用武,故豫州遁逃至此。将军量力而处之:若能以吴、越之众与中国抗衡,不如早与之绝;若不能当,何不案兵束甲,北面而事之!今将军外托服从之名,而内怀犹豫之计,事急而不断,祸至无日矣!权曰:“苟如君言,刘豫州何不遂事之乎?亮曰:“田横,齐之壮士耳,犹守义不辱,况刘豫州王室之胄,英才盖世,众士仰慕,若水之归海,若事之不济,此乃天也,安能复为之下乎!权勃然曰:“吾不能举全吴之地,十万之众,受制于人。吾计决矣!非刘豫州莫可以当曹操者,然豫州新败之后,安能抗此难乎?亮曰:“豫州军虽败于长坂,今战士还者及关羽水军精甲万人,刘琦合江夏战士亦不下万人。曹操之众,远来疲弊,闻追豫州,轻骑一日一夜行三百馀里,此所谓强驽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故兵法忌之,曰必蹶上将军。且北方之人,不习水战;又荆州之民附操者,逼兵势耳,非心服也。今将军诚能命猛将统兵数万,与豫州协规同力,破操军必矣。操军破,必北还,如此则荆、吴之势强,鼎足之形成矣。成败之机,在于今日。权大悦,即遣周瑜、程普、鲁肃等水军三万,随亮诣先主,并力拒曹公。曹公败于赤壁,引军归邺。先主遂收江南,以亮为军师中郎将,使督零陵、桂阳、长沙三郡,调其赋税,以充军实。

  于建安十六年,益州牧刘璋遣法正迎先主,使击张鲁。亮与关羽镇荆州。先主自葭萌还攻璋,亮与张飞、赵云等率众溯江,分定郡县,与先主共围成都。成都平,以亮为军师将军,署左将军府事。先主外出,亮常镇守成都,足食足兵。二十六年,群下劝先主称尊号,先主未许,亮说曰:昔吴汉、耿掩等初劝世祖即帝位,世祖辞让,前后数四,耿纯进言曰:天下英雄喁喁,冀有所望。如不从议者,士大夫各归求主,无为从公也。世祖感纯言深至,遂然诺之。今曹氏篡汉,天下无主,大王刘氏苗族,绍世而起,今即帝位,乃其宜也。士大夫随大王久勤苦者,亦欲望尺寸之功如纯言耳。先主于是即帝位,策亮为丞相曰:朕遭家不造,奉承大统,兢兢业业,不取康宁,思靖百姓,惧未能绥。於戏!丞相亮其悉朕意,无怠辅朕之阙,助宣重光,以照明天下,君其勖哉!亮以丞相尚书事,假节。张飞卒后,领司隶校尉。

  章武三年春,先主于永安病笃,召亮于成都,属以后事,谓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先主又为诏敕后主曰:“汝与丞相从事,事之如父。建兴元年,封亮武乡侯,开府治事。顷之,又领益州牧。政事无巨细,咸决于亮。南中诸郡,并皆叛乱,亮以新遭大丧,故未便加兵,且遣使聘吴,因结和亲,遂为与国。

  三年春,亮率众南征,其秋悉平。军资所出,国以富饶,乃治戎讲武,以俟大举。五年,率诸军北驻汉中,临发,上疏曰: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禅补阙漏,有所广益。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陈和睦,优劣得所。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贞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

  “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败攸之、祎、允之任也。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败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德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遂行,屯于沔阳。

  六年春,扬声由斜谷道取眉,使赵云、邓芝为疑军,据箕谷,魏大将军曹真举众拒之。亮身率诸军攻祁山,戎陈整齐,赏罚肃而号令长明,南安、天水、永安三郡叛魏应亮,关中响震。魏明帝西镇长安,命张郃拒亮,亮使马谡督诸军在前,与郃战于街亭。谡违亮节度,举动失宜,大为张郃所破。亮拔西县千余家,还于汉中,戮谡以谢众。上疏曰:臣以弱才,叨窃非据,亲秉旄钺以历三军,不能训章明法,临事而惧,至有街亭违命之阙,箕谷不戒之失,咎皆在臣授任无方。臣明不知人,恤事多暗,《春秋》责帅,臣职是当。请自贬三等,以督厥咎。于是以亮为右将军,行丞相事,所总统如前。

  冬,亮复出散关,围陈仓,曹真拒之,亮粮尽而还。魏将军王双率骑追亮,亮与战,破之,斩双。七年,亮遣陈式攻武都、阴平。魏雍州刺史郭淮率众欲击式,亮自出至建威,淮退还,遂平二郡。诏策亮曰:“街亭之役,咎由马谡,而君引愆,深自贬抑,重违君意,听顺所守。前年耀师,馘斩王双;今岁爰征,郭淮遁走;降集氐、羌,兴复二郡,威镇凶暴,功勋显然。方今天下骚扰,元恶未枭,君受大任,干国之重,而久自绝损,非所以光扬洪烈矣。今复君丞相,君其勿辞。

  九年,亮复出祁山,以木牛运,粮尽退军,与魏将张郃交战,射杀郃。十二年春,亮悉大众由斜谷出,以流马运,据武功五丈原,与司马宣王对于渭南。亮每患粮不继,使己志不申,是以分兵屯田,为久驻之基。耕者杂于渭滨居民之间,而百姓安堵,军无私焉。相持百余日。其年八月,亮疾病,卒于军,时年五十四。及军退,宣王案行其营垒处所,曰:“天下奇才也!

  亮遗命葬汉中定军山,因山为坟,冢足容棺,敛以时服,不须器物。诏策曰:“惟君体资文武,明睿笃诚,受遗托孤,匡辅联躬,继绝兴微,志存靖乱;爰整六师,无岁不征,神武赫然,威震八荒,将建殊功于季汉,参伊、周之巨勋。如何不吊,事临垂克,遘疾陨丧!联用伤悼,肝心若裂。夫崇德序功,纪行命谥,所以光昭将来,刊载不朽。令使使持节左中郎将杜琼,赠君丞相武乡侯印绶,谥君为忠武侯。魂而有灵,嘉兹宠荣。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初,亮自表后主曰:“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子弟衣食,自有余饶。至于臣在外任,无别调度,随身衣食,悉仰于官,不别治生,以长尺寸。若臣死之日,不使内有余帛,外有羸财,以负陛下。及卒,如其所言。

  亮性长于巧思,损益连弩,木牛流马,皆出其意;推演兵法,作八陈图,咸得其要云。亮言教书奏多可观,别为一集。

  景耀六年春,诏为亮立庙于沔阳。秋,魏征西将军钟会征蜀,至汉川,祭亮之庙,令军士不得于亮墓所左右刍牧樵采。亮弟均,官至长水校尉。亮子瞻,嗣爵。

  诸葛氏集目录:开府作牧第一权制第二南征第三北出第四计算第五训厉第六综核上第七综核下第八杂言上第九杂言第十贵和第十一兵要第十二传运第十三与孙权书第十四与诸葛谨书第十五与孟达书第十六废李平第十七法检上第十八法检下第十九科令上第二十科令下第二十一军令上第二十二军令中第二十三军令下第二十四右二十四篇,凡十万四千一百一十二字。

  臣寿等言:臣前在著作郎,侍中领中书监及北侯臣荀勖、中书令关内侯臣和峤奏:使臣定故蜀丞相诸葛亮故事。亮毗佐危国,负阻不宾,然犹存录其言,耻善有遗,诚是大晋光明至德,泽被无疆,自古以来,未有之伦也。辄删除复重,随类相从,凡为二十四篇。篇名如右。亮少有群逸之才,英霸之器,身长八尺,容貌甚伟,时人异焉。造汉末乱,随叔父玄避难荆州,躬耕于野,不求闻达。时左将军刘备以亮有殊量,乃三顾亮于草庐之中;亮深谓备雄姿杰出,遂解带写诚,厚相结纳。及魏武帝南征荆州,刘琮举州委质,而备失势众寡,无立锥之地。亮时年二十七,乃建奇策,身使孙权,求援吴会。权既宿服备,又观亮奇雅,甚敬重之,即遣兵三万以助备。备得用与武帝交战,大破其军,乘胜克捷,江南悉平。后备又西取益州。益州既定,以亮为军师将军。备称尊号,拜亮为丞相,录尚书事。及备殂没,嗣子幼弱,事无巨细,亮皆专之。于是外连东吴,内平南越,立法施度,整理戎旅,工械技巧,物究其极,科教严明,赏罚必信,无恶不显,至于吏不容奸,人怀自厉,道不拾遗,疆不侵弱,风化肃然也。

  当此之时,亮之素志,进欲龙骧虎视,包括四海,退欲跨陵边疆,震荡宇内。又自以为无身之日,则未有能蹈涉中原、抗衡上国者,是以用兵不戢,屡耀其武。然亮才,于治戎为长,奇谋为短,理民之干,优于将略。而所与对敌,或值人杰,加众寡不侔,攻守异体,故虽连年动众,未能有克。昔萧何荐韩信,管仲举王子城父,皆忖己之长,未能兼有故也。亮之器能政理,抑亦管、萧之亚匹也,而时之名将无城父、韩信,故使功业陵迟,大义不及邪?盖天命有归,不可以智力争也。

  青龙二年春,亮帅众出武功,分兵屯田,为久驻之基。其秋病卒,黎庶追思,以为口实。至今梁、益之民,咨述亮者,言犹在耳,虽甘棠之咏召公,郑人之歌子产,无以远譬也。孟轲有云:以逸道使民,虽劳不怨;以生道杀人,虽死不忿。信矣!论者或怪亮文彩不艳,而过于丁宁周至。臣愚以为咎繇大贤也,周公圣人也,考之尚书,咎繇之谟略而雅,周公之诰烦而悉。何则?咎繇与舜、禹共谈,周公与群下矢誓故也。亮所与言,尽众人凡士,故其文指不得及远也。然其声教遗言,皆经事综物,公诚之心,形于文墨,足以知其人之意理,而有补于当世。

  伏惟陛下迈踪古圣,荡然无忌,故虽敌国诽谤之言,咸肆其辞而无所革讳,所以明大通之道也。谨录写上诣著作。臣寿诚惶诚恐,顿首顿首,死罪死罪。泰始十年二月一日癸巳,平阳侯相臣陈寿上。

  乔字伯松,亮兄瑾之第二子也,本字仲慎。与兄元逊俱有名于时,论者以为乔才不及兄,而性业过之。初,亮未有子,求乔为嗣,瑾启孙权遣乔来西,亮以乔为己适子,故易其字焉。拜为驸马都尉,随亮至汉中。[一]年二十五,建兴(元)[]年卒。子攀,官至行护军翊武将军,亦早卒。诸葛恪见诛于吴,子孙皆尽,而亮自有胄裔,故攀远复为瑾后。

  瞻字思远。建兴十二年,亮出武功,与瑾书曰:“瞻今已八岁,聪慧可爱,嫌其早成,恐不为重器耳。年十七,尚公主,拜骑都尉。其明年为羽林中郎将,屡迁射声校尉、侍中、尚书仆射,加军师将军。瞻工书画,强识念,蜀人追思亮,咸爱其才敏。每朝廷有一善政佳事,虽非瞻所建倡,百姓皆传相告曰:“葛侯之所为也:是以美声溢誉,有过其实。景耀四年,为行都护卫将军,与辅国大将军南乡侯董厥并平尚书事。六年冬,魏征西将军邓艾伐蜀,自阴平由景谷道旁入。瞻督诸军至涪停住,前锋破,退还,住绵竹。艾遣书诱瞻曰:“若降者,必表为琅邪王。瞻怒,斩艾使。遂战,大败,临阵死,时年三十七。众皆离散,艾长驱至成都。瞻长子尚,与瞻俱没。次子京及攀子显等,咸熙元年内移河东。

  董厥者,丞相亮时为府令史,亮称之曰:“董令史,良士也。吾每与之言,思慎宜适。徙为主薄。亮卒后,稍迁至尚书仆射,代陈祗为尚书令,迁大将军,平台事,而义阳樊建代焉。延熙(二)十四年,以校尉使吴,值孙权病笃,不自见建。权问诸葛恪曰:“樊建何如宗预也?恪对曰:“才识不及预,而雅性过之。后为侍中,守中书令。自瞻、厥、建统事,姜维常征伐在外,宦人黄皓窃弄机柄,咸共将护,无能匡矫,然建特不与皓好往来。蜀破之明年春,厥、建俱诣京都,同为相国参军,其秋并兼散骑常侍,使蜀使慰劳。

  评曰:诸葛亮之为相国也,抚百姓,示仪轨,约官职,从权制,开诚心,布公道;尽忠益时者虽仇必赏,犯法怠慢者虽亲必罚,服罪输情者虽重必释,游辞巧饰者虽轻必戮;善无微而不赏,恶无纤而不贬;庶事精炼,物理其本,循名责实,虚伪不齿;终于邦域之内,咸畏而爱之,刑政虽峻而无怨者,以其用心平而劝戒明也。可谓识治之良才,管、萧之亚匹矣。然连年动众,未能成功,盖应变将略,非其所长欤!

 

诸葛亮年谱年号公元年龄生平及事迹 
  光和4  181 1岁诸葛亮诞生于琅邪阳都(今山东沂南县)。
  中平6  189 9岁诸葛亮生母章氏去逝。

  初平3  192 12岁诸葛亮父亲诸葛硅去世。

  兴平元年 194 14岁诸葛亮与弟诸葛均及妹妹由叔父诸葛玄收养,其兄诸葛谨同继母赴江东。

  初平2  195 15岁诸葛亮叔父诸葛玄任豫章太守,他及弟妹随叔父赴豫章(现南昌)。

  建安2  197 17岁诸葛玄病故。诸葛亮和弟妹移居南阳。

  建安4  199 19岁诸葛亮与友人徐庶等从师水镜先生司马徽。
  建安12 207 27岁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对刘备陈说三分天下之计,即著名的“草庐对”(隆中对)。旋即出山辅助刘备。

  建安13 208 28岁诸葛亮说服孙权与刘备结盟,参与赤壁之战获胜。

  建安14 209 29岁诸葛亮任军师中郎将。

  建安16 211 31  诸葛亮与关羽张飞赵云镇守荆州。
  
  建安19 214 34岁诸葛亮留关羽守荆州,与张飞、赵云率兵与刘备会师。刘备进成都,掌管巴蜀。诸葛亮任蜀军军师将军,署左将军,兼任大司马府事。

  建安20   215 35岁诸葛亮整顿巴蜀内政。

  建安23   218 36岁诸葛亮留守巴蜀,筹集军粮,供应在汉中作战的刘备。

  蜀章武元年 221 41岁刘备登基,建立蜀国。诸葛亮任丞相。

  蜀建兴元年 223 43岁刘备白帝城托孤诸葛亮。

  刘禅封诸葛亮为武乡侯,领益州牧。
  蜀建兴2  224 44岁诸葛亮调整巴蜀内政,稳定因刘备战败而混乱的人心。
  
  蜀建兴3 225 45  诸葛亮率军南征,稳定南部四郡。
  
  蜀建兴4 226 46岁诸葛亮准备兴师讨魏。
  
  蜀建兴5 227 47  诸葛亮向后主刘禅呈交《出师表》进行北伐。
  
  蜀建兴6 228 48岁北伐街亭失守,诸葛亮挥泪斩马谡,自贬为右将军,行丞相事。
  
  蜀建兴7 229 49岁诸葛亮再次北伐夺取武都、阴平,恢复丞相职位。
  
  蜀建兴8 230 50岁诸葛亮再次北伐。
  
  蜀建兴9 231 51岁诸葛亮北伐攻祁山,破司马仲达,大败魏将张郃。
  
  蜀建兴11233 53  诸葛亮在斜谷修造邸阁,屯集粮食。
  
  蜀建兴12234 54  诸葛亮于再次北伐中病故于五丈原。

分享到:

上一篇:〖原创〗三个小童的疑惑

下一篇:无厘头诗之新好了歌

评论 (50条) 发表评论

  • 祁麟
    祁麟 : 诸葛亮确实有才,但可惜片面的谨小慎微,难成大器

    2010-06-12 21:41

  • dsfkhsd (游客) : 鲁迅先生评三国说过诸葛亮多智而近妖,这样看来他的智慧也是小聪明,不是大智慧!

    2008-03-07 13:11

  • 罗志雄
    罗志雄 : 分析透彻,学习学习!! 本人就是在家庭企业中工作,对此深有体会,工作真得很难进行,并且企业正是发展的关键时刻... 如果处理不好,企业面临的危机是十分大的 头痛....

    2007-10-30 00:18

  • 天之风生
    天之风生 : 魏延上帐献策曰:“夏侯楙乃膏粱子弟,懦弱无谋。延愿得精兵五千,取路出褒中,循秦岭以东,当子午谷而投北,不过十日,可到长安。夏侯楙若闻某骤至,必然弃城望横门邸阁而走。某却从东方而来,丞相可大驱士马,自斜谷而进。如此行之,则咸阳以西,一举可定也。”孔明笑曰:“此非万全之计也。汝欺中原无好人物,倘有人进言,于山僻中以兵截杀,非惟五千人受害,亦大伤锐气。决不可用。”魏延又曰:“丞相兵从大路进发,彼必尽起关中之兵,于路迎敌,则旷日持久,何时而得中原?”孔明曰:“吾从陇右取平坦大路,依法进兵,何忧不胜!”遂不用魏延之计。魏延怏怏不悦。孔明差人令赵云进兵。

    2007-08-07 14:11

  • 杜丽敏
    杜丽敏 : 有见解

    2007-07-29 13:48

  • 牛奶
    牛奶 : “老不看[三国],少不看[西游]”,那是人家要笑话的。[三国]是经典的著作。家族企业的管理很有学问的,国内好几个家族企业都曾经出现过问题,象四川的希望集团,安徽的傻子瓜子,真是耐我等寻味。好比夫妻,创业时可以同苦,幸福日子来了,往往是分手时刻。 张学友唱的:分手总是在雨天! 奈若何!

    2007-07-18 13:11

  • 牛奶
    牛奶 : 此文和《道高者居下 技高者逞强》,偶均打印好,拟细读,谢谢。 祝安!

    2007-07-18 13:02

  • 牛奶
    牛奶 : 我对这样内容的文章很感兴趣,谢谢了。收藏之......

    2007-07-18 12:58

  • 天之风生
    天之风生 : 回广贺同仁(重整一回):能否给个暗示,处俺知道你是谁?

    2007-07-17 13:50

  • 过路 (游客) : 曹C比诸葛亮厉害多了!

    2007-07-14 14:51

  • 晚霞天韵
    晚霞天韵 : 大师谈古论今,可谓是真正的辨证唯物主义者!

    2007-07-09 22:22

  • 游客 (游客) : 呵呵,没必要评论。

    2007-07-08 08:00

  • 广贺同仁 (游客) : 很有新意,对诸葛亮的解读也颇中肯、准确。企业管理借鉴三国演义中的一些成败得失是大有裨益的。因为毕竟三国时期是一个乱世,群雄并起,你方唱罢我登场,城头变幻大王旗。其中有成功者,也有失败者。所以,对风者的文章很是赞赏,对现今的家族企业管理是有启迪作用的。多谢风者写出这样好的文章。 ----你的同事重整一回

    2007-07-06 19:21

  • 天之风生
    天之风生 : 回郑老师:郑老师说得很好!的确从世界的企业发展来看,百年不倒的企业,特别是跨国大企业,绝大部分都是引入股份制,而且不象中国的上市“股份制家族企业”的一股独大,这样的股份制还是摆脱不了家族企业的影子!

    2007-07-03 11:48

  • 张德伟
    张德伟 : 诠释德很精准,学习

    2007-07-02 10:38

  • 天之风生
    天之风生 : 回李香君:已经改了字体和颜色。不知现在如何?谢谢!

    2007-07-01 21:58

  • 蓝荷
    蓝荷 : 哈哈,蓝荷没上网,刚看到消息就来了。劝大师改当哲学家,如何?

    2007-07-01 20:41

  • 尘缘未了
    尘缘未了 : 字有点多,看着头有点痛,呵呵!

    2007-07-01 20:12

  • 点万光军
    点万光军 : 妙哉妙哉!大师此作可至上中国权威企业管理刊物,肃然起敬!

    2007-07-01 18:30

  • 湿地生命 (游客) : 受和尚之邀,那是有慧根;受力作之惠,那是有文缘。世界之大,无处不可想像,古今贯通,事理契合,于和尚这里,可见一斑。

    2007-07-01 17:15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