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交通工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风人疯事(二)柔姿拳与迷宗艺

(二)     柔姿拳与迷宗艺

风生少时,虽非多病,即也体弱力小。

当时,不知什么原因,乡下流行习武。由于习武都是业余的,所以日间还要做农活,读书等等各有各的事,就是利用夜间学习。又由于习武要花力气,那个年代没有什么肉吃,加上用力,很快就肚饿,习惯是煲粥喝(广东话习惯叫 “食粥”),因此,学过几招武功的,就叫“食过几晚夜粥”。

风生当是也加入食夜粥之列,但是由于风生体弱力气小,加上好耍没有勤奋学习,结果每次师父叫风生单独出来演练时,风生打出来的拳左不中规右不中矩且力气不足。那位师父可能因为是风生老爸的朋友这个缘故倒也没有多加指责,只是很幽默地说:“小风你打的不是我教的南拳,是你自创的‘柔姿拳’。”

恰好,那时电视台播放香港黄元申主演的连续剧《霍元甲》,可能是当时娱乐节目比较少选择的原因,也可能是符合潮流的缘故,那时的电视机还不是很普及,但是一到播放《霍元甲》节目的时间真有点万人空巷的味道,大家全跑到有电视机家庭的家门口,农村的邻里关系一般比较融洽,人家也把电视机搬到门口以便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剧中的主角霍元甲的看家本领是“迷宗艺”也叫“迷宗拳”。霍元甲也是个子不是高大威猛的那种,小时也和风生一样是虽非多病,也用体弱那种!嘿嘿,自此风生便以霍元甲为偶像,更加不以打‘柔姿拳’为耻,甚至以为荣,有时还幻象有朝一日也要让‘柔姿拳’成为“迷宗艺”扬威立万。

习武的人师兄弟之间当然要互相切磋,而且一般是在师父的监督下进行切磋的,风生的几位师兄弟都是气力比风生大,也练得更加用功,师父很赏识,但是每次切磋风生也不是每次都输,现在觉得很可笑,风生就是不按师父教的套路出拳,因为师兄弟的防守是按师父教的防守,结果时有人挨了风生的‘柔姿拳’。有一次,轮到力气最大的那一位师兄和风生切磋,他一拳送来,风生说:“且慢,我还未准备好。”他听后停了一停,风生趁机一个扫荡脚让他倒在地上。他说不算,风生说:“如果真的在外面打架人家还和你商量么?”那师父倒好象也说是的……

这件事后来自己都觉得有点耍滑头,不守规矩,但是事实上真的在打架时候还有人和你讲规矩么?

以前在看武侠小说时,总是对那些使用下三流招式,以多找少的人(一般的武侠小说是反派、坏人才这样做,大侠不这么做,但有时也有一些正派人物在对会江湖败类落败或者实力不如时会说:“对付这些江湖败类不用讲江湖规矩。”为自己的以人多打人少找个晃子)致以鄙视!

但是现在看看,已经在既定的规矩中占有强势或者得到好处的群体总喜欢要人家讲规矩,在规矩中处于弱势或者没有得到好处的群体总是想破坏规矩,说到底都是为一个利字!所以,项羽要和刘邦单挑,刘邦宁斗智而勿力,孰是孰非耶?

另外有一个讲“仁义、规矩”的可爱宋襄公的故事:

周襄王十四年(公元前638)初冬发生的泓水之战。春秋时期中原地区的第一个霸主齐桓公去世后,各国诸侯顿时失去了一个老大,群雄乱舞。齐国因内乱而中衰,晋、秦也后院起火,暂时无力过问中原。

这样,长期以来受齐桓公遏制的南方强国——楚国,就企图乘机进入中原称大哥。素为中原列国目为“蛮夷之邦”的楚国的北进势头,引起中原诸小国的忐忑不安,于是一贯自我标榜仁义的宋襄公,便想凭藉宋为公国、爵位最尊的地位以及领导诸侯平定齐乱的余威,出面领导诸侯抗衡楚国,继承齐桓公的霸主地位,并进而伺机恢复殷商的故业。终于导致了泓水之战的爆发。

且说宋襄公专心致志争当盟主,虽然雄心勃勃,但毕竟国力有限,因此只能单纯模仿齐桓公的做法,以“仁义”为招牌,召集诸侯开江湖大会,藉以抬高自己的声望。

可是他的这套把戏,不仅遭到诸多小国的冷遇,更受到楚国君臣的算计。在盂地(今河南省睢县西北)盟会上,宋襄公拒绝事前公子目夷提出的多带兵车,以防不测的建汉,轻车简从前往,结果为“不讲信义”的楚成王手下的军队活捉了起来。

楚军押着他乘势攻打宋都商丘(今河南商丘县),幸亏太宰子鱼率领宋国的军民进行顽强的抵抗,才抑制了楚军的攻势,使其围攻宋都数月而未能得逞。后来,在鲁僖公的调停之下,楚成王才将宋襄公释放回国。

宋襄公遭此奇耻大辱,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既痛恨楚成王的不守信义,更愤慨其他诸侯国见风使舵,背宋亲楚。他自知军力非楚国之匹,暂时不敢主动去惹犯它;而是先把矛头指向臣服于楚的郑国,决定兴师讨伐它,以显示一下自己的威风,挽回自己曾为楚囚俘的面子。大司马公孙固和公子目夷(宋襄化的庶兄)都认为攻打郑国会引起楚国出兵干涉,劝阻宋襄公不要伐郑。可是宋襄公却振振有词为这一行动进行辩护:如果上天不嫌弃我,殷商故业是可以得到复兴的。执意伐郑。郑文公闻讯宋师大举来攻,立即求救于楚。楚成王果然迅速起兵伐宋救郑。宋襄公得到这个消息,才知道事态十分严重,不得已被迫急忙从郑国撤军。

周襄王十四年(公元前638)十月底,宋军返抵宋境。这时楚军犹在陈国境内向宋国挺进途中。宋襄公为阻击楚军于边境地区,屯军泓水(涡河的支流,经今河南商丘、柘城间东南流)以北,以等待楚军的到来。十一月初一,楚军进至泓水南岸,并开始渡河,这时宋军已布列好阵势。宋大司马公孙固鉴于楚宋两军众寡悬殊,但宋军已占有先机之利的情况,建议宋襄公把握战机,乘楚军渡到河中间时予以打击。

但是却为宋襄公所断然拒绝,从而使楚军得以全部顺利渡过泓水。楚军渡河后开始布列阵势,这时公孙固又奉劝宋襄公乘楚军列阵未毕、行列未定之际发动攻击,但宋襄公仍然不予接受。一直等到楚军布阵完毕,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宋襄公这才击鼓向楚军进攻。可是,这时一切都已经晚了,弱小的宋军哪里是强大楚师的对手,一阵厮杀后,宋军受到重创,宋襄公本人的大腿也受了重伤,其精锐的禁卫军(门官)悉为楚军所歼灭。只是在公孙固等人的拼死掩护下,宋襄公才得以突出重围,狼狈逃回宋国。泓水之战就这样以楚胜宋败降下帷幕。

泓水之战后,宋国的众多大臣都埋怨宋襄公实在糊涂。可是宋襄公本人并不服气,在那里振振有词为自己的错误指挥进行辩解。说什么“君子不重伤”(不再伤害受伤的敌人),“不禽二毛”(不捕捉头发花白的敌军老兵),“不以阻隘”(不阻敌人于险隘取胜),“不鼓不成列”(不主动攻击尚未列好阵势的敌人)。可见其执迷不悟到了极点,因而遭到公子目夷等人的严厉批评。第二年夏天,宋襄公因腿伤过重,带着满脑子“仁义礼信”的陈旧用兵教条死去了,他的争当霸主的夙愿,也有如昙花一现似的,就此烟消云散了。这正如《淮南子》所说的那样:“古之伐国,不杀黄口,不获二毛,于古为义,于今为笑,古之所以为荣者,今之所以为辱也。”

总而言之,在泓水之战中,尽管就兵力对比来看,宋军处于相对的劣势,但如果宋军能凭恃占有泓水之险这一先机之利,采用“半渡而击”灵活巧妙的战法,先发制人,是有可能以少击众,打败楚军的。遗憾的是,宋襄公奉行“蠢猪式的仁义”(毛老爷子语),既不注重实力建设,又缺乏必要的指挥才能,最终覆军伤股,为天下笑。

当然在宋国臣僚中,也不是人人都像宋襄公这般迂腐的。公孙固等人的头脑就比较清醒。他们关于乘楚军半渡泓水而击的方略和乘楚军“济而未成列而击”的建议,体现了“兵者,诡道也”、“攻其无备”(《孙子兵法》)的进步作战思想,从而为后世兵家所借鉴运用。如孙子就把“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济而击之”,定为“处水上之军”的重要原则之一。至于实践中以“半渡击”取胜的事例更是比比皆是,柏举之战中夫概清发水半渡击大败楚军就是典型一例。

宋襄公这个可爱的故事在《韩非子·外储·说左·上篇》也有记载:宋襄公与楚人战于涿谷上。宋人既成列矣,楚人未及济。右司马购强趋而谏曰:楚人众,而宋人寡,请使楚人半涉未成列而击之,必败。襄公曰:寡人闻君子曰:不童伤,不擒二毛,不推人于险,不迫人于阨,不鼓不成列。今楚未济而击之害义。请使楚人毕涉成阵,而后鼓士进之。右司马曰:君不爱宋民,腹心不完,特为义耳。公曰:不反列,且行法。右司马反列。楚人已成列撰阵矣,公乃鼓之。宋人大败,公伤股。三日而死。此乃慕自亲仁义之祸。夫必恃人主之自躬亲而后民听从,是则将令人主耕以为上、服战雁行也民乃肯耕战,则人主不殆危乎?而人臣不泰安乎?

假如当时宋襄公十倍以上楚兵的实力,最后也打了胜仗,那么可能会是儒家的子孙作为“仁者无敌”的战例的经典教材!

 

注:迷宗拳是长拳一种,亦称燕青拳、迷宗拳、猊宗拳、迷宗艺。有关此拳起源的传说颇多,有人称该拳创自宋代燕青,故名燕青拳;也有人说燕青雪夜逃往梁山,一边前行,一边以树枝扫去足迹,后世取此意遂以迷宗名其拳;还有人说燕青之拳学自耍猴人半夜仙,其拳是取猊宗猴灵敏善跃的特点编成,故名猊宗拳;还有人说此拳是取各家招法编成,难明其宗,故名迷宗拳。

这些传说多无史料凭据,但是在平江不肖生的《近代侠义英雄传》中,记录了霍元甲的说法:我这迷踪艺,看来似慢,实际极快;只是我之所谓快,不是两手的屈伸快,也不是两脚的进退快,全在一双眼睛瞧人的破绽要快。人和人动手相打,随时随地都有破绽,只怕两眼瞧不出来。因为人在未动以前没有破绽,即动以后,也没有破绽——破绽仅在一眨眼的工夫。所以非武艺十分精强之人,不容易看出;不曾看出破绽便冒昧动手,不但不能打翻人,有时反被人打翻了。我的迷踪艺也极注重气劲;不过所注重的不是两膀有几百斤的气力,也不是两腿能踢动多重的沙包;只专心练习瞧出人家有何等破绽,便应如何出手。打在人家什么地方,使用若干气劲方将人打倒;气劲断不使用在无用之处!打人不在气劲大,全在使用得法。练迷踪艺的打人,简直是教人自己打自己,哪里用得着什么气劲!究竟迷宗拳取自何处还没有一个非常精确的说法。

分享到:

上一篇:〖原创连载〗佛学,其实是一门成功学(

下一篇:蝶恋花·赠乐乐生日

评论 (15条) 发表评论

  • kingfighter
    kingfighter : hehe 有趣 童年的梦。。。

    2007-12-01 07:41

  • 温语禾
    温语禾 : 兵不厌诈~~胜者为王,败者寇~~

    2007-11-30 15:50

  • 老根
    老根 : 师傅的文章寓意可嘉.学习啦!

    2007-11-30 10:21

  • 天之风生
    天之风生 : 回闲砚:老子云:“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

    2007-11-29 18:09

  • 闲砚
    闲砚 : 看来脑袋其实比拳头重要。真希望这世上的人都像宋襄公一样守规矩。

    2007-11-29 13:31

  • 白杨百合
    白杨百合 : 嘿嘿,不仅有意思,而且更有意义——有含义!

    2007-11-29 13:05

  • 无根的野草
    无根的野草 : 很熟悉的味道.可惜现在的孩子很少练武了.我们那时候,不但男孩迷武术,好象女孩子也有迷上"南拳北腿"的,霍元甲与陈真影响了整整一代人.

    2007-11-28 11:02

  • 牛奶
    牛奶 : 宋襄公虽然没有大师富于智慧,但是他好像很可爱啊!(不知道这么说,是否妥当?罪过!)

    2007-11-28 08:32

  • 牛奶
    牛奶 : 有一次,轮到力气最大的那一位师兄和风生切磋,他一拳送来,风生说:“且慢,我还未准备好。”他听后停了一停,风生趁机一个扫荡脚让他倒在地上。他说不算,风生说:“如果真的在外面打架人家还和你商量么?”那师父倒好象也说是的……

    2007-11-28 08:30

  • 兰琪
    兰琪 : 呵呵师傅的写作越来越有意思了。

    2007-11-27 23:29

  • 凌娟
    凌娟 : 呵呵,有意思!哈哈!!沙发没了~~~

    2007-11-27 16:21

  • 风笛
    风笛 : 小时侯总有些仗剑走天涯的痴梦。

    2007-11-27 15:34

发表评论
验证码